欢迎光临~青岛中联工业设备有限公司
语言选择: 中文版 ∷  英文版

新闻中心

从确诊到康复,一个医学研究生的生死10天

从确诊到康复,一个医学研究生的生死10


一次同学聚会后,在武汉读医科的女孩开始感到不舒服,返乡后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住进医疗条件不太充分的县医院隔离病房。从123日发热到21日基本康复,研究生运用专业知识和当地医护人员一起,和病毒斗争了10天。



我最早出现症状是同学聚餐后,开始不舒服,头有点晕,我备着体温计,果然有点发热,37.2度。我猜可能因为吃太多而且喝酒,直接回去睡觉。


那时候根本不会想到新型冠状病毒,怎么可能轮到我!


回家第四天中午我就感到发烧,38度,又感觉很冷,肌肉开始发酸。


那时候我就很恐慌:怎么办,自己是不是“感染了”?我偷偷哭,我知道肯定有问题了。我打医院急救电话明确告诉对方:我发热了,很可能感染上这次病毒。


到县医院才知道,我是全县第一个住进隔离病房的。怎么就轮到我了呢!


突然缺氧


进医院第二天我确诊了。我是全院第一个病人,医生们也没有经验。很多时候我就自己在网上搜治疗手段,和他们交流。但那天晚上12点,我突然感觉自己呼吸有点无力。我摸了自己的心跳弱了下来,再摸颈动脉几乎感受不到跳动,有声音也是沙沙沙,不是正常人的咚咚咚。

我一下子反应起来,自己缺氧了!拼命呼吸,同时让自己冷静下来,紧张会更缺氧,呼叫护士送氧气瓶,吸着氧气大口地呼吸,身体胸廓努力地配合、起伏。

我告诉自己,这时候再艰难都不能睡着,否则可能会忘了自主呼吸。不能躺下,否则会压迫肺腑,所以始终斜靠着,腿和身子保持100度左右。


医学上,我经历的呼吸窘迫,是这次疫情的重症表现之一。平常人捏着鼻子也呼吸困难,但呼吸窘迫的时候,我都想不起来去呼吸了。


我求救了医生,告诉他们随时准备抢救,但如果没抢救过来,器官衰竭了,就尽早放弃,不要再浪费医疗资源。


医生来之前,我拼命吸氧,努力活动四肢,想让它们热起来,同时录了临终视频。我想要和大家有个告别,断断续续录了二十分钟。


医生半夜两三点到了,鼓励我,让我挺住,可是我的手脚是冰的,麻木的,脸色发白,听力很弱,说话都没有任何力气。


两三个小时后,手脚才热了起来,整个人不再是濒死状态,再后来发烧近39度,但我想这是好事,免疫系统终于又开始战斗了。


后来我吸着氧气,让自己平静,不敢入睡,虽然继续肌肉酸痛,但是存在即合理,如果不酸痛,我睡过去,忘了呼吸怎么办。


恍惚中挨到了早上,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度过了一劫,脱离氧气,自主呼吸逐渐恢复。


第三天情况好了很多。


那几天和同学、朋友沟通,发现大家都很害怕,不知道疫情何时控制住,我一开始也怕,但经历过最危险时刻后,不怕了。既然想活着,就要平静面对这一切。


第四天体温37度,我的状态也越来越好。

进医院后,我就一直在关注治愈病例,从发病到出院,病程在十四天左右。


我康复了。
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乔经理

手机:13206454375

电话:0532-82030125

邮箱:Jordan@MyKaaL.com

地址: 青岛市城阳区 正阳中路200号国际商务港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